主页
分类
> 现代言情 >

野蛮生长 作者:如琢(上)

Tags:HE 正剧 剧情

   《野蛮生长》作者:如琢【CP完结】
  一句话简介:
  年下半养成系爱情
  简介:
  冷静沉稳粘人攻X前期阳光后期沉郁受
  许野X程玦 半养成系 HE
  八年前的程玦来到了爷爷生活的小山村,遇到了粘人又可爱的小男孩许野。
  他会和程玦说:“你长得真好看,是不是演电视剧的?”
  程玦:“……”
  他还会说:“我好喜欢你啊,程玦。”
  程玦:“……”
  程玦陪着小小的许野放羊,给他过生日,教他跳舞,告诉他什么是理想之大,未来之远,还让他要到水云湾之外的世界去看看。
  那时候的许野以为时光不过就是晨起晚歇,有河流,有青草,有羊群,还有程玦,哪里会知道,原来时光也有离别。
  “程玦,我是许野。”
  八年后的这一句话,拉开了程玦和许野迟到已久的重逢。
  程玦没想到还能再见到许野,他已经长成了高大帅气的少年,沉稳,克制,冷静,并且强势的闯入程玦的生活。
  所有人看来高冷狠绝的许野,在程玦面前却也会露出像小狗崽的一面,他会撒娇,会无辜,会粘人,还会对程玦说:“你说我的眼睛像天上的星星,那就让这颗星星从天上落下来,陪着你。”
  程玦一步步沦陷,陷入爱情与理智的矛盾纠葛里,直到他从小就教过的小孩对他说:“你的小孩很可怜,如果他最爱的人不要他。”
  于是,那颗最亮的星星落在了程玦的心里。
  标签:HE 正剧 剧情
  
 
 
第1章 
  程玦坐在大巴车上,扭头盯着窗外,盯了半天,觉得眼珠子疼。
  全是山。
  这山跟没完了似的,一个山头连着一个山头。
  山上是大片的树,就连现在走的这条泥巴路,也被遮天蔽日的树盖得严严实实,得透过夹缝儿才能看见灰蒙蒙的天。
  程玦转过头,旁边是位光着膀子穿花裤衩的大爷。
  大爷呼噜打得正香,哈喇子都快流到脖子了。
  车突然颠了一下。
  过道里放的俩竹篓也跟着颠了一下。
  车里一阵j1飞狗跳,过道对面的大妈Ca0着方言骂了一句,抬脚踩在竹篓上,才没让里头的两只j1飞出来。
  程玦叹了口气,转头打开窗户,带着铝味儿的空气从外面飘进来。
  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,还得俩小时。
  他打开背包拉链拿出一件T恤,垫到脏得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座位靠背上,插上耳机打开音乐给自己催眠。
  睡吧睡吧,睡醒就到了。
  后来他就真的睡着了。
  直到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喊了一声:“水云湾到了!有下的没?”
  程玦揉揉脖子,抬手:“有。”
  司机一个急刹车停在泥巴路上。
  程玦拎着皮箱站在树荫底下看了一圈儿,终于确定视线所及的范围内,就只有泥巴路对面的一户人家。
  这是三间不知道用什么材料搭出来的房子,门框抬头挂着一块木板儿,上面用红油漆刷出来六个大字。
  水云湾小卖部。
  小卖部开着门,屋里黑漆漆的,勉强能看清有张破桌子,后面几个木架子上横七竖八地摆着东西。
  程玦抬手敲了敲门框:“请问,有人在么?”
  屋子里趿拉声响起来,出来一个又黑又瘦的男孩,穿着破破烂烂的大裤衩,光着上半身,怀里还抱了个小姑娘。
  程玦:“……你好,请问你知道程著家怎么走么?”
  “谁?”男孩站在对面上上下下地打量,“哪个村的?”
  程玦回头看了一圈儿,冲小男孩道:“这不是水云湾?”
  “这还没到水云湾,水云湾要往里头走。”男孩脚踩拖鞋往前蹭了几步,指着前头那条小路,“再走个十里才到。”
  “十里?”程玦觉得自己现在腿都快软了,他索X1ng把皮箱放到一边:“有进去的车吗,客车什么的?”
  “客车?没有。”
  男孩坐到旁边的石头上,顺手把怀里抱着的小姑娘放到地上,指着刚才大巴车离开的那条路:“今天赶集,水云湾刘家大爷去了,我看他赶了马车,你等跟他坐车吧。”
  行吧,马车就马车,总比拉着箱子走十里路好。
  程玦坐到箱子上,偏头冲男孩道:“行,谢谢哥们儿。”
  对方没答话,就盯着他看。
  程玦不知道什么意思,也只能看着他。
  两人就这么互相瞪着。
  炙热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漏下来,偶尔有风吹过,树荫在地上慢悠悠地摇晃。
  “你从城里来的?”男孩先开了口。
  天气又潮又热,程玦“嗯”了一声,拎着自己T恤领口抖了抖,瞥了眼坐在地上抓着石头要往嘴里塞的小姑娘:“这是你妹妹?”
  “不是。”男孩“啪”地一声把小姑娘的手拍下去,“我闺女。”
  程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重新打量着小男孩:“……你多大了?”
  “17。”
  “17岁就有小孩……你不念书了?”程玦震惊。
  “谁17还念书啊?”男孩看了他一眼,“他妈12就不念了。”
  “那她多大了?”程玦又问了一句。
  “你说孩他妈?”男孩站起来把快要爬到泥巴路上的小姑娘拽回来,“16了,去年5000块钱从里头村子娶的。”
  程玦:“……”
  12岁不念书,16岁生孩子。
  程玦继父的女儿也差不多这么大,昨天他走的时候,对方还赖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吃着冰激凌吹空调,说要花5000块买黄牛票去看演唱会。
  程玦现在都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表情。
  他盯着坐在地上玩石头的小姑娘看了一会儿,扭头冲男孩道:“你们这儿都这样,十来岁就不念书,还是就你家这样?”
  “都这样啊。”男孩挺奇怪地看着他,“你们城里人不是?”
  程玦愣了好一会儿没说话。
  在今天之前他从来不知道有16岁的孩子不读书还嫁了人。
  或者说不是嫁了人。
  而是以5000块钱,一张演唱会黄牛票的价钱,卖给了人。
  这个和他年纪差不多,却已经做爸爸的男孩,以一种习以为常地口吻说,都这样。
  程玦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现在都拿不准他来的这个叫水云湾的小山村到底是什么地方。

声明 :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.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