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分类
> 现代言情 >

摄政王的秘密 作者:天夏游龙

Tags: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

 文案
年少时,李逸为太孙,滇南王世子入京为质,他一片真心护他,却险些被杀。
十年后,国破家亡,仇人皆已死,新朝摄政王却总让李逸觉得似曾相识……
人人都有秘密,摄政王的秘密特别多。
(千万别被文案挡了,作者苦于归纳中心思想,还请看一两章再定)
 
1.受穿越,攻有一点点血脉异能
2.温良细腻才华横溢受 & 独断霸道腹黑深沉攻 1V1 
3.本文会有回忆杀。
 
内容标签: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李逸,赵渊 ┃ 配角:赵珩,韦徹 
 
 
 
 
 
第一章 
  京师的夏夜,闷热窒息。
  李逸惊醒在破屋的一角,屋内,月光穿过茅Cao的间隙,划出几道惨白的冷光。
  想是惊魂未定,不知身在何处,直过了半晌,李逸才抬手抹了抹额头,沁出的全是冷汗。
  他悄悄起身,并不想惊动睡在门边的平安。
  往日里只要李逸稍有动静,平安总会警觉着准备起来伺候,今夜想必是白天累坏了,嗯哼着在Cao席上翻了个身,又轻轻打起呼来。
  李逸缓缓走到桌边,就着上头剩的半杯凉水灌入肚中,这才觉得心跳渐渐慢了下来。
  他又做起那一类梦了。
  秋日的御林苑,天上只有几片浮云。
  梦见无数回的少年骑在俊丽的白玉骢上,双目清澈得和碧空一色,他见李逸突然在后头停了下来,忙扯过缰绳回身,关切地问:“怎么了?”
  年少的李逸指指马鞍,脚蹬的皮带竟然断了。
  少年利索下马,跑近了仔细查看用来牵拉脚蹬的皮带,只见那带子背面被人用刀割开了几层,前头几层的皮面断裂得齐整,最后一层则因外力断得毛毛拉拉。
  他翻过皮带指给李逸看,“有人要害你。”
  奔马中脚蹬的带子突然断了,因此摔马而死的人可不在少数,哪怕运气好些,也会被马踩踏致残。
  李逸的运气真真是好极了,此前他策马狂奔时皮带子撑住了没断,等到如今上坡使力时,那带子才绷不住断了,然而这时马的速度已经慢了不少。
  再有御赐的胭脂骝乃万里挑一的良驹,且早和主人心意相通,李逸遇险,本能地拉动缰绳,稍有动静它就停了下来。
  “其渊,我的右脚。”李逸伏在马上,忍着痛皱眉。
  “别动!”少年已然察觉,正轻轻摸着李逸的右脚踝,幸好骨头没事,只是崴得厉害。现下烈日当空,四无遮拦显然不方便查看,少年重又翻上白玉骢,让两匹马紧挨着站稳,他这才伸出长臂,将李逸稳稳抱到了自个马上。
  李逸侧坐在白玉骢上,少年一边腾出手扶着他,一边道:“日头这么毒,我寻个山洞再处理你的伤。”
  白玉骢很快在长Cao间缓缓跑了起来,后头李逸的胭脂骝垂着马头,小心翼翼紧跟着白玉骢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  李逸因受了伤坐姿不正,待马跑起来,他不得不辛苦扒着马鞍来保持平衡。
  少年突然夹紧了马肚,白玉骢越发撒开蹄子欢奔起来。
  李逸顿时失了平衡,惊慌中就要滑下马去,少年眼疾手快搂住他,沉声道:“抱紧我。”
  李逸心中有鬼,见少年一派坦然模样,不得不单手勾紧对方的脖子,另一只手则仍扒着马鞍,垂下头,好掩住眼里的欢喜。
  林苑山岗漫漫,长Cao萋萋,两人一骑,眨眼飞奔过开阔地带。
  少年很快寻到了一处山洞,李逸被打横抱下马来,少年比李逸还年长了几岁,又因常年习武身躯已显矫健高大,李逸能感到对方那双臂膀极其有力,将年少的他牢牢护在怀中。
  寻到落脚处,少年先将李逸放下,脱了外衣铺在洞中干燥平坦之处,安置好了,才重又将李逸抱到上头。
  他单膝跪下,借着光线查看李逸的脚踝,摸索了一阵后,才小心地从随身带的药囊里取出些粉末,用水囊里的水细细调开,敷到红肿伤处。
  李逸见少年神情专注,以致脸上都不由显出肃容来,少年做得那般轻柔,待李逸好似一件珍宝。
  李逸望着眼前清俊的人儿,少年头上绛红的发带飘至他的肩头,他一时愣住。
  待到处理完了伤势,少年抬头看向李逸,却见他正怔怔看着自个儿,那原本要冒出的话就被抛到九霄云外。
  “其渊……”
  李逸唤了声,像清泉似的声音叮咚敲到人心头,又蒙了层洞中的回音叫人心颤。
  人影晃过,李逸已落到了少年怀中,他能清晰听见少年的心跳,一下一下越来越快,而李逸自己的心跳,早已经乱得听不清。
  气息那样近,李逸不由自主身体轻颤,少年的眼亮若星辰,那眉目深俊的面容近得不能再近,他抓紧李逸的双手囚到两侧,俯低将他压下。
  辗转绵长的吻,甜到苦涩。
  猛然间,李逸感到双腕间传来剧痛,眼前亦变得一片漆黑。
  他再睁眼时,自个已躺在了地狱的血池里。眼耳口鼻,看到的是血的猩红,闻到的是血的腥味,尝到的是血的腻涩,摸到的是血的粘稠。
  除了满目鲜血,只有彻骨寒冷。
  李逸本能地感到自己的生气在快速流失,死亡近在咫尺,任凭他如何想要挣扎逃脱,却根本一动也动不了。他想出声求救,却有什么紧紧掐住他的喉咙,不让他发出半点声响!
  李逸便是在这窒息中惊醒了过来。
  当年不死,侥幸捡回一条命后,他便常常做类似的噩梦,每次开场的回忆总是不同往事,却依如当年那般美好,而渐渐美梦就会戛然而止,转而跌入同一个结局——李逸被囚在地狱的血池中,眼耳口鼻俱是鲜血。
  回忆曾多甜蜜,如今便多残戾。实为讽刺。
  所幸,近些年来,李逸渐渐已不再做这类噩梦,甚而最近一年,李逸好的,坏的,都不再做梦。
  之所以噩梦回归,想来是京师近来到处弥漫着恐惧与死亡,白天心悸的事经历得多了,又勾起了李逸的梦魇,他以为自己都快要忘却了那些过往,却原来夜深人静时,仍是记得那般清晰。
  李逸又给自个儿灌了半杯凉水,缓缓走回床边,睡意早溜得没影。
 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两条如蛇虫爬行的深褐色伤痕,落在玉雕似的手腕和臂间,显得异常醒目。
  他摸了摸这两道陈年旧疤,人人都以为这是他畏惧新帝,自尽不成留下的伤痕,却不知真正对他痛下杀手的是梦中的少年,当年的滇南王世子。
  念及此,李逸忍不住轻叹了声。
  “公子?”平安到底警醒了过来,他见李逸醒着,自己竟毫无所觉,慌忙翻身起来,就要告罪。
  李逸若无其事放下双手,安抚他道:“无事,睡吧。”
  平安见了眼前情形,已然猜到了七八分,“公子又梦魇了?公子放心,那等卑鄙小人日后必不会有好报。”

声明 :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.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