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分类
> 现代言情 >

白杨往事(上)作者:长宇宙

Tags:业界精英 都市情缘 婚恋

文案
    我以一腔热忱
    “从今天起,我自愿与蒋晓鲁同志结为夫妻。
    从此相互爱护,彼此珍惜,奉献青春。
    不离不弃,生死相依。”
 
    入坑贴士:
    1.婚恋,顺叙,两个人从相识到凑成一对过日子的事儿。俗,琐碎,狗血。入坑慎重。
    2.谢绝任何形式扒榜,不掐架,不找茬,不强求。
    3.写文图个乐子,凡请高抬贵手,故事纯属虚构,蒙您喜欢,鞠躬致谢——
 
    内容标签:都市情缘 婚恋 业界精英
 
   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宁小诚,蒋晓鲁 ┃ 配角:李潮灿 ┃ 其它:婚恋
 
    
    第一章
    
    蒋晓鲁今天又迟到了。   
    这个月第三回。    
    今天是个艳阳高照的晴朗天,太阳暖和和地照下来,树叶子三两一堆儿在家属院的小路上列成队形,静等环卫工人来收。秋风一刮,颤巍巍的打着转,好似最后挣扎。
    蒋晓鲁乒乒乓乓从屋里冲出来,嘴里叼着皮筋,一边绑头发一边念念有词。
    “坏了坏了……”
    她妈拿着块抹布正在擦餐桌,闻声眼皮也不抬。
    “叫你起床你装听不见,回回都迟到,我告诉你我们饭可早吃完了,没给你留。饿,上外面找辙去。”
    蒋晓鲁风风火火去门口穿鞋,新买的高跟鞋有点紧,她弯腰吃力提着脚后跟,嘴也不饶人:“也没让您给我留饭,迟到扣钱也扣我的,回头一个月一分钱工资没有,饿死我乐意。”
    蒋晓鲁她妈习以为常,去厨房拧开水龙头,利索拧着抹布:“是,你多有主意,多厉害啊,能把人打到派出所去。”
    又提这茬。
    这事扎在蒋晓鲁她妈心里,像根刺儿,时不时非得拿出来说一说。
    蒋晓鲁前一阵晚上打车,眼神不好误上了辆黑车,途中司机手不太老实,故意绕道,两个人发生口角,蒋晓鲁又是个烈x_ing,闹到派出所,折腾半宿才出来。
    蒋晓鲁拉开手袋,一股脑把手机车钥匙电脑扔进去,毫不害臊,还挺骄傲:“那是,我可厉害了。”
    只见过自己闺女受了委屈跟着心疼的妈,从来没见过自己母亲这号儿的,她在外头挨了欺负,她反倒跟着没脸起来。
    杜蕙心气急,脱口而出:“快滚,别回来。”
    “滚就滚,下次你别给我打电话。”蒋晓鲁拽开门,一撩头发,跟她妈笑着挥了挥手:“拜拜。”
    门砰的一声。
    杜蕙心端着刚从烤箱热好的面包和一杯n_ai急急追出来:“哎——她真走了?”
    家里帮忙打扫卫生的小阿姨木讷站在客厅,不知所措:“啊,走了。”
    “你倒是拦着她点啊!”杜蕙心看看手里一盘子面包j-i蛋,扔在桌上,开始抱怨:“昨天半夜回来也不知道吃没吃饭,偷着掏冰箱,牛n_ai也不热热再喝,冰凉冰凉的,大早上起来也没口热乎饭,再灌一肚子冷风,那能舒服?你说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穿露脚面的鞋,寒从脚起寒从脚起,说多少遍也不听。”
    “你说,你要在外头天天这么让你妈cao心,她在家里得愁成什么样?”
    小阿姨低着头,专注擦电话机,也不敢说话。就让杜蕙心自己在那儿絮叨,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    每回母女俩吵架都这样,一个给另一个气的半死,那个拍拍屁股走了,留下家里这个,就跟魔怔了似的拉着自己没完没了。等絮叨累了,也就消停了。
    “算了,爱吃不吃,不吃拉倒。”杜蕙心最后叹了口气,微佝偻着端起牛n_ai倒进水池:“冤家哟……”
    这边,蒋晓鲁风风火火下了楼,正要开车走。
    说起蒋晓鲁的工作,说唬人也很唬人,北京著名金融街内某信托公司一名客户经理,当初也是小业务员招聘进来的,摸爬滚打几年,业绩不错,去年给升了经理头衔,待遇翻倍,专帮人理财。
    说是理财,啥叫理财,专门唬着有钱人来投资呗,钱生钱的买卖,口若悬河说自己手下这几只股票基金多好多好,一面求爷爷告n_ain_ai哄着人放钱,赚个老板心情好的佣金罢了。
    表面光鲜。
    过了上班上学的高峰,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院里很静,偶尔有几个拿收音机听戏的老头老太太在晒太阳,雄赳赳气昂昂的《智取威虎山》在空旷小院儿里带着回音。
    “这一带常有匪出没
    只盼深山出太阳
    管叫山河换新装哇呀呀呀呀呀……”
    有人从远处跑过来,高声喊她:“晓鲁!晓鲁!”
    蒋晓鲁回头。
    李潮灿穿着海魂衫,灰色运动长裤,满头是汗跃到她身边。
    汗津津的,一身馊味儿。
    蒋晓鲁一皱鼻子:“干嘛呀?快迟到了,急着呢。”
    李潮灿笑嘻嘻地:“别急啊,反正都晚了。我都多长时间没看见你了,使唤完我就翻脸不认人了?”
    说着,还顺势在晓鲁脸蛋上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。
    蒋晓鲁对他轻佻玩笑视而不见,啪一下打开他的手:“你怎么这个时候出来晨练。”
    李潮灿原地高抬腿,呼哧带喘:“昨儿值班,刚回来。”
    李潮灿,蒋晓鲁的邻居,一名有志青年,现任某社区派出所片警。
    说起蒋晓鲁和他的恩怨情仇,得从她六岁刚跟她妈搬进这个家属院说起。
    遥想那是199x年的初夏,李潮灿站在自家阳台上拿着他爸忽悠他的三八大盖正在阳台上瞄准,远远地,只见一行三人在视线内慢慢走近。
    最前头的,李潮灿认识,前头住着的郑伯伯郑和文同志。郑伯伯手里拎着一只皮箱,昂首阔步,喜上眉梢,像是有啥高兴事。
    身后跟着的,是蒋晓鲁和她的妈妈。
    年轻妇人穿着长裙,挺像苏联人搞舞会穿的那一套,蛮隆重。
    她一只手牵着小女孩儿,一只手也提了只跟郑和文手里一样的樟木皮箱。不卑不亢跟在他身后,逢人就客气微笑。

声明 :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,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.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,及时删除!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